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庆元   正文
[丽水日报]红星闪闪 耀“兵村”
2017年07月31日 10:37来源: 丽水日报 作者:
原标题:红星闪闪 耀“兵村”

  编者按:2017年8月1日,是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纪念日。

  90年前的8月1日,随着南昌城头响起的枪声,一支不同于以往任何旧军队的红色武装宣告诞生,中国人民从此有了自己的子弟兵。

  90载征程,我们的军队在党的领导下,走过无数光辉历程,从胜利走向胜利,已经发展成为一支多军兵种合成的现代化人民军队。当前,党中央和习主席正领导和指引人民军队全面重塑、浴火重生,在强军兴军征程上迈出历史性步伐,在有中国特色的精兵之路上奋勇前进,成为中国捍卫和平与发展的钢铁长城。

  举国欢庆之际,本报与丽水军分区政治工作处合作,共同推出“建军90周年特别报道”,讲述我们身边的军旅故事,还原全社会心系国防、胸怀祖国的动人画面,汇聚起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磅礴力量。

  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从自卫反击作战到新时期国防和军队建设……一个只有一百多人口的小山村,却住着12位老交通员和“接头户”,还有2人报名参加了抗美援朝志愿军。1968年起,这个地处浙西南腹地的小小村庄,先后为部队输送了17名优秀军人,成为浙江省参军比例最高的行政村。在庆元县官塘乡山头村,红星永远闪耀、兵心炽热不改,形成了“代代有军人、户户有当兵、个个当尖兵”的独特“兵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原司令员杨国梁上将获知该村情况后,欣然亲笔题词“军徽闪耀光荣村”!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到来之际,记者走访了这个“兵村”。如今,村里只留守着14户、40多人,但青年当兵的信念却依然生生不息。刚从外地职业高中毕业的适龄青年吴建明,前不久赶回家乡参加征兵目测初检,他动情地说:“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光荣的军人,为‘兵村’增辉添彩。”

  代代爱“红星”

  位于海拔1030米高山上的山头村,地处庆元县东部,距县城百余公里,与福建省寿宁县相邻,是浙江省最偏远的行政村。当地山峦起伏、地形复杂,解放前曾是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和游击队频繁活动的重要区域。

  1934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后期,中共中央和主力红军实行战略转移,留在南方的闽东红军独立师与在浙江的红军挺进师密切配合,成为党领导下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重要力量。

  闽东红军领导人叶飞、范式仁等人在浙闽一代开展革命斗争,并在官塘乡白柘垟村(当时与山头村同属一个村)建立了庆元县第一个中共组织——中共白柘垟党支部。村里先后成立了农民协会、妇女协会、儿童团、贫农团、民兵队等组织,开展打土豪、减租减息等运动,配合游击队加强武装斗争。

  由于地处浙闽边界制高点,山头村成为了红军和游击队的大后方,常有红军和游击队员在附近扎营。据山头村的老人回忆,当时农民生活十分贫苦,还要承受来自各种反动势力的剥削和压迫,红军和游击队的到来,使穷人得以当家做主,因此备受村民欢迎:“当时红军和游击队员大多身穿便衣,但只要出示红五星,村民就会热情相助。红五星就像一个默契的军民联络暗号,让当地百姓感受到强大的依靠和力量。”

  浙闽一带燎原的革命星火,令国民党当局深感恐慌。1935年10月27日,闽浙两省保安队配合国民党五十六师疯狂进攻庆元县官塘白柘垟苏区,大肆逮捕共产党员干部和革命群众,仅白柘垟村(包括山头村)就被捕42人。这次围剿中,敌人杀害了官塘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吴先模、白柘垟村党支部书记兼苏维埃政府主席胡正礼。

  在白色恐怖下,作为大后方的山头村勇士辈出,村民吴先龄、吴志盈、吴志柳、吴志炉、吴志赞、吴志进、吴志加、吴志堂、吴志星、陈其莲、陈凤花、吴存炉等组成交通员队伍和“接头户”,为红军和游击队送情报、送粮食、送药品。至今还健在的陈其莲等老人还会哼唱当年的《红军歌》。

  至抗美援朝期间,村民吴存炉、吴志茂主动赶到200里外的龙泉县城(当时山头村属龙泉管辖)报名参加志愿军,并在云和县接受了为期半年的军训。在奔赴朝鲜战场的途中,部队接到了抗美援朝取得伟大胜利的喜讯,两人也因而受命返回家乡。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期间,村民吴晓鹏应征入伍,奔赴云南边防某部队服役,成为一名出色的阵地新闻战士,连续五年四次荣立三等功。

  户户添“光荣”

  在山头村,兄弟兵、父子兵、祖孙三代兵很常见,甚至还有四代兵的家庭。

  “雷锋满面春风开着汽车的那张照片,从课本烙进了我的脑海,我打小就做起了长大要当兵的‘雷锋梦’。尽管因执行任务负伤退伍,带着伤残回家,但我一点也不后悔。”1992年入伍的吴心宝说,在服役期间还动员弟弟吴心鸿一圆参军梦。兄弟俩在部队相互鼓励,比奉献、赛奖章,双双立功受奖,光荣地入了党。

  提起两个儿子,七旬老农吴存昌充满自豪:“那些年,我的两个儿子在部队很争气,年年寄回喜报,作为父亲,我这一辈子都感到脸上有光!”时至今日,吴家墙壁上还贴满了昔日的喜报,见证着往日的荣耀。

  不仅有“兄弟兵”,还有“四代兵”家庭。山头村原党支部书记吴存泽家就是“兵村”里“光荣之家”的典型代表。吴存泽的父亲吴志柳曾经是红军的老交通员,吴存泽于1969年参军入伍,成为山头村年轻人参军入伍的“带头人”。

  “是军队培养了我,参军前我大字不识一个,进军营后学到了文化并入了党。”吴存泽在部队贡献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服役7年后,他没有提任何要求就退伍回乡。

  回乡后,吴存泽被选举为村党支部书记。他感念着军营的一切,在村子里无论开什么会,总会讲到“军队是学校,当兵锻炼人”的故事。1997年,吴存泽的儿子吴心寿也报名参军,成了山头村第一家“祖孙三代兵”。

  2016年,吴存泽的外孙吴金龙在大学应征入伍,成了山头村第一个“大学生兵”。在新兵连,吴金龙的军事考核打破了两项军事训练科目的单位纪录,受到嘉奖。目前,他是战略支援部队某部的骨干标兵,也是吴存泽家引以为豪的“四代兵”。

  见到吴存泽时,他走路有些摇晃,却依然神采奕奕。原来,他前几年患了严重的坐骨神经痛,曾一度无法下地走路,但想到自己曾是一名军人,不能就这么轻易被命运打败,于是他凭借着强大的毅力勇敢抗击病魔,做了几次大手术,现在已经基本可以正常行走了。从村党支部书记岗位卸任后,他又主动请缨担任了村监会主任,继续为村民服务。

  去年“八一”建军节前夕,庆元县在山头村举行了“兵村纪念碑揭幕”暨“光荣之家”授牌仪式,因为兄弟兵、父子兵、祖孙兵并非个例,所以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挂上了“光荣之家”的牌匾。

  人人当“尖兵”

  山头村的兵不仅数量多,而且质量高。

  “老兵”吴存健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入伍前,是“五七大学”学员,毕业后能分配工作。但他在老一辈的影响下,主动报名参军,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学生兵。在部队,吴存健文武兼备,多次立功受奖,退伍回乡后凭借着自身努力,成为一名国家干部。

  现为团级干部的吴永波,从华中科技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但他却选择了入伍。在浙江武警某部,吴永波从排长做起,兢兢业业,以出色的政治水平和业务能力,成长为部队副团级政治处主任。

  战士吴存强,把部队当学校,入伍当入学。从新兵连开始,他不仅刻苦训练,还给自己排出每月、每周学习计划。在一次灭火战斗中,他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伤,被当地党委政府评为精神文明建设标兵,被武警江西省总队评为优秀战士标兵,破格提干入军校学习,目前已转业回地方政府部门工作。

  在部队争当尖兵,回家乡乐当好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转业军人吴晓鹏踏上了阔别已久的老家山头村,发现当地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制约了经济发展。于是,他身先士卒,团结带领村里全体退伍军人,积极支持配合山头村党支部和村委会,投身修建公路、整治村容村貌、开发旅游景点等行动。十多年来,这支以退伍军人为主体的团队,从搞规划、找项目,到筹资金、抓落实,人人一呼百应,事事全力以赴,无论身在何处,只要为了村庄建设的事,他们总会第一时间赶回家乡。

  “工作单位在省城的吴晓鹏等人,为了让村里顺利修建公路、林耕路和老年活动中心,除了帮助协调县有关部门落实项目外,还四处募款弥补资金短缺部分。目前,由吴晓鹏个人筹措的资金已经累计超过100万元以上。”山头村党支部书记吴心炳说起村里这些“兵”,直竖大拇指。

  近年来,山头村不少年轻人外出打工、创业,为了解决留守老人的生活问题,村里决定建老年照料中心,对村里的老人进行集中供养。得知这一消息,远在外地工作的退伍军人、创业人员纷纷捐款。从事家电等超市经营的宁波江之源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应高捐赠了活动室所需的价值近3万元的彩电、组合音响、灯具、冰箱等设备;在宁波北仑创业的庆元青年范传应将1万元爱心款汇入了山头村账号;同样在宁波江东经商的庆元老乡吴建平、吴建忠等人被山头村良好村风所感染,也纷纷慷慨解囊……

  记者在山头村采访时,翻阅村景旧照,再目睹眼前的新村面貌,深受震撼。如今,5公里长的水泥路已经从山外通进村里,还有约5公里长的林耕路环绕村庄四周;占地面积上千平方米的老年乐园健身器材齐全,老年活动中心则是一幢黄墙红顶的二层小楼,已经成为村里留守老人的生活休闲首选去处;村里还点缀着兵村纪念碑、石塔、石艺雕塑、养鱼池塘、木廓桥、天然瀑布等,令小小的山村风景如诗如画,吸引着山外的游客纷至沓来。

  官塘乡党委书记范彬告诉记者,在山头村的“军人花名册”上共有19位军人,90%以上在部队立功受奖,无一人受过处分。在这样的“正能量”影响下,山头村几十年来没有出现过治安、刑事案件,没有一人受过治安、刑事处分,转业退伍军人在建设山头村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难以估量。目前,乡党委政府正在依托“兵村”优势打造“峰上官塘、暖巢山头”生态旅游线路和红色追忆线路,“让更多人走进官塘、了解兵村,感受兵村的风采。”范彬说。

    (编辑:陈沛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