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散文随笔  正文
我爱南峰小舍
2020年12月28日 10:24  来源:庆元网  作者:叶一琛 

  外公外婆的老家在岭头乡南峰村,我并不是出生于那儿,但童年里闲暇时光我也常乘坐小车一个多小时,越过庆元第一陡路“杉树湾”,到达那儿去追寻天高云淡、闲适自得的生活。上了初中,再也没去过了,但时光流逝,岁月留香。如水如烟,如诗如画。我时常会思念那里,以至于在梦境中我也曾追忆过有关它的点滴。一切都记忆犹新,一切都值得我怀念,也留下一段朝思暮想之情,我爱南峰小舍。

  我爱南峰小舍的颜色。在春的来临之际,家门外外公劳作的身影又浮现眼前,他种下青菜种子,等它们成长收割。在公路旁,盛开不知名的花儿零星几点,初开的李花、杏花围成一团,悄然无息地向人们诉说春的奥秘。又听说妈妈小时候会在花丛里捉蝴蝶,我仿佛看见七八岁的小女孩尽情奔跑在田垄里,迈着轻快的步子,用敏捷的双手往一对黄色翅膀上用力一按,一只黄蝴蝶留在掌心,小女孩在春日里幸福的笑容定格在那一瞬间,欢天喜地地将捉来的蝴蝶夹入课本里作标本,小心妥存。

  绿草间鲜亮夺人眼球的杜鹃花,真正诠释了春的颜色。它以绽放的粉色掺着浅红,融入令人沉静的墨绿色中,它的莅临带来了春的喜悦,春的活力,带来了春的气息。令人驻足欣赏,感慨万千。

  更喜爱的是春天我与外婆一起去摘鼠曲草,学做社粿,制作好浓稠嫩绿的社糊,再用勺子舀几勺,倒入锅内煎好后,绿油油的社粿香飘满屋,有春的气味,也有爱的滋味。

  我爱南峰小舍的声音。夏天它似骤雨般的速度来临。在田地的另一头,桥下有流淌的溪水,骤雨下完,溪水猛烈地撞击石头。豁然得听,并不像春之小溪温婉地叮咚作响,而带有来自夏的力量之美。这样刚劲有力的声音也仅在夏日才可寻觅,可谓“遇佳人,寻知音”般舒畅。也有自信阳光的蝉儿,它们尽情歌唱的声音使沉闷的生活充满活力,使疲惫一天的农民也安得入睡。蝉的声音,在我们眼里,没有聒噪,没有使人厌烦。而它在深夜里突显端庄,坚定、自信,带给人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感。

  我爱南峰小舍的线条。秋日,外公种的龙爪粟早已齐装待发准备收割了。在暖风抚摸中,龙爪粟波荡起伏。粟粒粒粒饱满,突显粟的轮廓,有弧度,而显得圆润与饱满。外公收割的是汗水与成功,当落日使山峰镀上红光时,他们才起身回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外公的脸上呈现欢快的笑容,线条好看利落,弯曲有形。

  酷爱与父亲在晴空万里,蓝天白云的好日子里带上钓鱼杆与精心准备的鱼饵,去南峰一湖钓小鱼。我与父亲立着鱼杆坐在小凳上,静心等待。天空高处很蓝,阳光此刻很暖。山有山的线条,湖有湖的线条,一草一木,一花一树都有其独特美丽的线条。屏息瞬间,我的鱼杆一抖,我顺势两手一抬,将鱼杆拉起。瞬间,有两条银白色小鱼跃到空中,湖水波光粼粼,水滴四溅。古有“一箭双雕”,今有“一杆双鱼”,可真谓奇妙之事。兴奋之余,我的水桶中又增添两小可爱,它们在水中嬉闹的线条分外美好。

  我爱南峰小舍的气氛。冬日里,因岭头海拔高,时常会遇雪天,那一年我们全家在南峰过年。中午,住在隔壁的“大耳朵”爷爷来外婆家吃饭,见我难得到来,欣喜道:“孩子,真乖,我回家给你拿好吃的。”转眼,“大耳朵”爷爷拎着一大袋粿片和一个装着火红火红木炭的火笼,上面还散发着热气,看上去是新拿的。我看到“大耳朵”爷爷满是冻疮的手指,心疼地说:“谢谢爷爷,这个还是给您暖吧。”他再三拒绝,推到我手边,笑着和我说:“我都可以暖的,你刚来南峰,可别冻坏啦。”米黄的灯光散在我脸上,而我内心波澜起伏,心里默默为“大耳朵”爷爷祈祷,愿他满一百岁。只是我的眼眶里一片模糊,在接过粿片与火笼的那一刻,我懂得了世间除亲情外,邻居间的情谊也动人。仿佛在寒冷的冬天,也有抵挡一切暴风骤雨。在彼此的心灵间搭建了一座温暖的桥梁,跨越亲情,跨越人山人海,换得人间宝贵的亲情,这时我便知道,生活中有些人与事温暖更动人。

  我爱南峰小舍中我留下的每一个脚印,我那曾经钓过鱼的小湖。几年间,鱼寥寥无几,我也再未到南峰小舍看望善待我的“大耳朵”爷爷,我有无尽的怀念与思念,终究无法实现。而外公外婆如今搬到城里住了,不知南峰小舍可好。里面的任何事物是否生机美好,一切都未知了。只有再去找回属于我们的乡愁,才足矣放下留在心中的念想。

  后来听外公说,“大耳朵”爷爷今年高龄80岁,我含泪而笑。这些记忆都是属于我的。刻骨铭心,永生难忘。只幸运,我爱南峰小舍。

(编辑:范丹萍)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