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散文随笔  正文
情思阜梁桥
2020年12月28日 10:23  来源:庆元网  作者:许金红 

  从我有印象搬到新路的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觉得立在我家侧对面的那座木拱廊桥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起初我只知道这是一座廊桥,那个阜字我不认识,也没有去了解过,它就这样横跨在两条公路之间,像座大山。

 

  对于庆元对廊桥的情有独钟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在竹口,廊桥也是屈指可数。于是我会觉得自己挺荣幸,家边上有座廊桥。

  每个寒暑假回家,和开车师傅必说的话就是“师傅,廊桥旁边停一下。”于是下了车,拖着大个行李箱从马路的一头,走向另一头,桥,是我归家的必经之路。

  廊桥成为了我回家的一个标志性建筑物,与我的家紧紧相连。

  而我踏着桥上的砖一步一步往前走时,脚下的厚实感和愉快轻松的心情,在没有回到家时就已经充满了整个胸怀。

  在后来的暑假里,吃完饭在家门口的小板凳上乘凉,在夕阳与对面的山交汇染出一大片血霞时,阜梁桥周围的一圈灯火通明,桥梁上的灯倒印在水里,透过水层,如同有一座水下灯。

  时间一久,廊桥立在家门外已经见怪不怪了,廊桥似乎和每天都要吃饭睡觉一样普通。

  一个阳光和温度都适合的一天,踏着廊桥的一侧台阶一步步往上走,扶手上精致的雕刻,让我忍不住去摸一摸。走上了踏实的石砖上,桥头挂着一面牌匾,榜书“宋王伯厚先生故里”。

  往里侧望,一根根整齐的支柱并列排在两侧,望不到头。往折扇型花窗外我看到了横跨在阜梁桥中间那条竹口溪,往福建方向流去,再看向旁边的云头形花窗,同样的景色,在不同的花窗里有不一样的韵味。每隔不了多远的两根柱子上头有一块横着的梁,梁上的书法与做画,显然因时间的冲洗有些退了色,但依旧能看出如初的精致。

  一条76.8米的桥被我们走出了读书时800米长跑的感觉。一路的古色,让我不由得好奇起在现在这个二十一世纪里横跨古代与现代的标志物在曾经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我突然对家门口这座廊桥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在明永乐九年,一名绅士出资新建了阜梁桥。在漫长的岁月里,它经历了五次重修和几度的兴废,仍然遗留到现在。

  重建后的阜梁桥,凝聚了多少百姓的汗水与辛劳,一根一木,一材一梁,一字一画承载着多少热心公益事业人士的心血。

  阜梁桥,是我对家乡的诠释,是我对这片热爱的土地的情思,是我每次归家的眷恋。

  我想某一天,归家时再踏实地踏在桥上,闭上眼睛。滋味,说不出,也道不尽。

(编辑:范丹萍)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