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主题征文  正文
香樟树下
2018年12月26日 09:23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李安婷 

  南方院子里的香樟树,在今年开得格外茂盛。香樟树是流动的绿色,在午后变得格外透明,蜿蜒向所有它可以到达的地方。树下坐着一位双鬓泛白的老婆婆,她将凝望远方的目光慢慢转向院中嬉闹的孩子们,已是迷茫的眼睛瞬间涌起星点的涟漪,“我的孩子,同他们一般大时,也是如此无忧无虑!”

  延至北方,那是一座喧嚣的城市。从清晨到夜晚,车辆川流不息。远处高楼上,一位身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站在窗前,瞰望着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今年的寒风似乎来得特别早,风,迎面吹来,含着冷意。中年男人晃过神来,关上窗,坐在办公桌前,拿起刚才助理送来的财务报表凝神分析。过了许久,他坐直了身板,而后又不自觉地皱起眉头,点起烟,猛地吸了一口。

  七年前。

  香樟树下,炊烟从房顶徐徐升起,绕过枝头,一阵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飘入那年轻男人的鼻中。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顺势抬起头,起身,迈过门槛,走进那土木房子。母亲将手上的水珠擦拭在围裙上,“孩子,饭差不多烧好了,快去洗把手,来吃吧。”他把方木桌搬到香樟树下,母亲将碗盘端放在上面,两菜一汤,虽是清淡却也着实令人满足。他扒了几口饭,不经意间瞟到身旁多出的一碗饭,“母亲,您还是在等他吗?”“十年了,你的父亲已经出门在外十年,人人都说他出车祸离开了,可我偏不信!你说,这多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说没就没呢?”年轻男人看着眼前的母亲眼中噙满了泪水,百感交集,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一个月后的清晨,村民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朝阳照映着在香樟树下相拥的一对母子,母亲垫着脚挥手告别,男子背上行囊,没有回头,毅然决然地朝前走,可他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泪痕。

  这个月的月末临至,如期而至的,是男子托邻居从邮局带来的信封。老婆婆打开信封,没有管里面的几沓钱,将手伸进,最后掏出了一张纸条,其附着:“母亲,这是我寄给您下个月的生活费,等我赚足了钱,就把您接到城里来生活!”她摇着头,连声叹息,“孩子啊,我并不奢求什么荣华富贵,我只希望你能在我的身边!”

  天气愈加寒冷,昨夜下了场大雪,使天地融合成同一色系。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椅上,眉间的褶皱,似用手也抚不平。公司的财务业绩愈来愈差了,所有的合同都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办公室里,开着暖气,可他,却不寒而栗。

  四周是完全而彻底的黑暗。没有日。没有月。没有光。没有灯。没有火。没有萤。没有烛。没有任何可以产生光线的东西。

  公司陷入危机谷底,中年男人踏上回家的归途。

  南方的冬天,不像北方一般令人生畏,相反的,是像家一般的温暖。家乡,有了新的面貌,也有了新面孔的人,但,唯一不变的是那盎然挺立在风中的香樟树。

  中年男人伸长脖子,眯着眼,隐约看见家门口站着一位曲着背,正在向双手哈气的老婆婆。那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那个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母亲!”他大声呐喊道,放下手中的行囊,朝家中跑去。老婆婆似乎感觉自己多年未见的儿子正在呼唤他,嘟囔道:“肯定是我的幻觉,我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会回来呢。我的孩子……?”她猛然抬起头,看见一个身影越靠越近,她扶着门边,踉踉跄跄地朝前走去。“母亲,儿子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两人深拥在香樟树下,声音中有些哽咽,母子俩双手紧握着,像是永远都不想放手一般。傍晚的斜晖,洒在二人身上,对影成双。

  母亲上扬的嘴角,似冬日里的暖阳,抵挡住凛冽的寒风,让再寒冷的冬季,也附上暖意。

(编辑:方淑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