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主题征文  正文
一顿吃不到的午饭
2018年07月04日 09:51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黄立高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不用讲什么,就连吃餐饱饭,有地瓜丝饭或者拌饭就很知足了。 那个时候,我的父亲在举水公社落岭村代销店工作。代销店坐落在一座政府没收来的财主房屋里,卖东西就在那个大玩间。

  父亲服务态度很好,童叟无欺,所以每天除了来买东西的人以外,还有很多老人小孩子也时常来坐坐,特别是老人家,很爱来。

  那时没有车路,货物都靠人用肩担。代销店的货要从举水担上来,离不开人力。落岭村有个孤寡老人,外号叫“山公”,人很高大,品性纯朴,可惜就是一个人,生活很困难,所以父亲就把货给他担,让他可以增加几元钱的收入。每次货担到代销店后,父亲都会给他一杯事先准备的茶水,有时还是一杯难得的糖茶,叫他先歇口气,再验货。

  有一次,我从南峰大池洋老家去给父亲砍柴,要走30里的路到落岭。到落岭已是上午10点左右,见到父亲的时候,所有的劳累都不觉得了,心里非常高兴。休息了一下之后,我对父亲说我来烧饭。父亲平常一个人烧饭是不用灶的,就是简单的用一个炭炉、一个铜钵来煮。中午我们俩四两米,再抓上两把地瓜丝一起放进去煮。菜很简单,煎点带鱼丝。

  饭刚煮好,山公挑担也挑到了。父亲马上给他泡了一杯茶,让他歇一会,然后验货。等结完账,已是十一点多了。父亲觉得山公一个人,就叫他在店里吃中饭。山公知道父亲的为人,就不客气地回了说“好”。

  我心想,只有两个人的饭,三个人怎够吃。父亲装做没有看到我紧张的神情,把饭和菜放在桌子上让山公先吃。我想山公应该是吃一半留一半,剩点给我们父子吃的。可是父亲知道山公的饭量,叫山公放开吃,我们等一下再煮。我就坐在那里,看着山公吃。不到十分钟,山公把所有的饭都吃完,对父亲说了句“我走啦”。

  父亲知道饭已经全部吃完,拿了几块饼干给我吃。我让父亲也一起吃,可父亲却到门口去抽烟了。我吃了几块饼干,就跟落岭的小伙伴一起砍柴去了。可父亲就一直饿着肚子。

  现在回想起来,父亲真是一位推己及人、善待他人的人,不欺贫重富。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落岭很多人说,父亲是一个舍得的人,肯把嘴边的东西送给别人。父亲真是一位不平凡的人!

(编辑:胡菲菲)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