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主题征文  正文
中 秋
2018年06月26日 09:10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张晓泉 

  去年,81岁的父亲走了,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聊作纪念。

  我的父亲曾是一位公社(当时称谓,现相当于乡)干部,在离家四十里的地方工作,我兄弟姐妹五人和母亲在家里,母亲体弱多病,靠父亲那点工资维系的生活就更拮据了。

  中秋节到了,母亲说这是个团圆的日子,父亲会回来看我们这几个孩子的。那时我们还小,我只有十二岁,我们的希冀是父亲买回来的那些月饼。虽然这种月饼是很便宜很一般的,但在我们心里,它就像梦一样香甜。

  炊烟升起,轻柔地飘拂在小村的上空,加重了夜来的气氛。但是父亲还没有来,我们几个孩子轮流去看村口,传来的消息是令人失望的。

  母亲在灶头上由唠叨变成了咒骂,说:这个死鬼,只知道自己,连家都不要了……

  夜幕降临了,晚饭也已烧好,只是我对父亲的归来还抱着希望,所以当父亲那一颠一跛的身影出现在村口时,我一眼就看见了,我还看到父亲肩上的一根棍子上挑着个大包包。

  孩子们高兴起来,母亲也不再唠叨了。当父亲刚歇下脚时,我们就开始扒拉父亲带来的那个包包,父亲则疲倦地坐在一边傻笑。

  我们翻出了月饼,但令人不解的是我们还翻出一个用塑料纸包了又包的东西。

  对于肉,这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肴。因为母亲体弱多病,拔不来足够的猪草,种不了太多的蔬菜,家里的猪养得干瘪瘦,过年时杀了也没多少肉,不像人家,房梁上挂着一只只大火腿,一年到头来都可以吃得上肉。

  孩子们欢叫起来,母亲也很高兴,只是眼角里有东西在闪动。

  父亲说:这肉昨天分来的,公社食堂养的猪,我烧熟了,放在那儿,可惜今天下午来时,没赶上最后一班车,就只好走路来了。

  晚上我们吃上了这香喷喷的猪肉。然后在屋门前围坐着看月亮,吃父亲带来的月饼,度过了一个快乐的中秋夜。

  母亲常对我们说父亲这不好,那不好,如不顾家啦,不管孩子啦,可一提起这件事时,她就有些激动,其实这事也一直印在我心里。

(编辑:陈沛沛)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