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小说故事  正文
麻秧子
2017年08月16日 11:54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胡丹红 

  十月的江南大地,那个一片黄哟!

  小陈埋头在地里,挥汗如雨地跟在父亲后面飞舞着镰刀收割着金灿灿的稻谷。父亲时不时地停下擦汗,望着自己辛苦一年的收成,乐得脸上的沟沟壑壑堆挤得更加明显起来。望着身后的儿子,他心里更甜:儿子从小就争气,是他一生的骄傲啊!如今在城里最好的学校里当着老师,趁国庆放假回家帮他打稻谷!虽然身体纤瘦,可看他割稻谷的牛劲,依然壮实得像他地头的麻一样挺拔有劲。

  是啊,在庄稼人的眼中,麻是好东西。只需在地头撒下一把麻籽,它们就能在期待的眼神中如约而至,嫩嫩的麻秧子就能在春风的嘴巴上快速成长,在阳光中打了几个滚,伸几个懒腰,一眨眼功夫麻秧子就长大了,麻杆笔直,颀长,煞是好看。割了回家一捆一捆扎好,沉入塘底沤泡,经过沤泡的麻皮坚韧洁白,才能用来织布做袋、搓绳负重。

  割完了稻谷,父亲指着地头几茬绿油油的麻,对小陈说:“你割了它们回去!这东西好。”小陈心想:长在村野之物,再好也无门入高雅之堂。于是低头割麻不吭气。父亲这才察觉,这小子今天不太对劲,有心事。

  原来,国庆之前,县教研室举行了一次全县各科中小学教师选拔赛,通过理论考试、上课等方式进行比武,产生的优胜者将在国庆节后去参加市里的市教坛新秀评比!

  小陈这几年在县学科研修班里努力学习,业务精进,通过各种比赛的打磨,形成了具有自己特色的课堂风格,终于盼到可以展示自己才能的好机会。

  此次选拔赛后小陈心里又喜又忧。喜的是,理论考试自己考得不错,课也上得相当成功和完美。忧的是,自己虽然是县里最好的一所小学——县实验小学的教师,可自己来自农村,没有一点关系和背景,在这种以关系和金钱说了算的社会里,有自己展示才华的机会吗?同赛的几位,有的朝中有人,有的家中有钱……

  “哎哟!”小陈的刀划破了手指。看着流血的手指头,父亲惊呆了,连忙催促儿子先回家。

  小陈刚回到城里自家小区的门口,就被一位学生家长拦住,经攀谈后得知她已经在此等候一个多小时了,手里递过来一个厚厚的牛皮纸包说:“里面是我儿子以前的一些作文,请老师多多费心指导啊!”小陈接过包说:“应该的应该的!”感觉沉甸甸的,也没有多想,因为天色已晚各自回家。

  回家打开,小陈惊呆了,里面一沓厚厚的现金大概有五千多块吧,还有一张给老婆的美容券年卡,出手可真大方哪!想起自己因购买房子每月还贷,老婆也是多年没进过美容院;想起家长送礼的风气各地有之;想起此次比赛自己正愁没有钱送礼……可拿人的手短,还有自己优秀教师的声誉,心里忐忑一夜没睡好。

  因为忙,小陈很快将这事抛在了脑后。可那位学生家长打给小陈的电话频繁起来了。更放肆的一次是小陈正聚精会神地给全班同学上课的时候打来,课堂上几十双黑亮专注的眼睛一下全被惊跑了,气得小陈果断地一把掐断。

  一天早上,小陈刚下课,校长就打来电话让他去一下。

  小陈刚走到校长室的门,就看到那位学生家长从位子上站起来,说:“我就反应这么多,您好好考虑一下。”说完从小陈面前走过,看都不看他这个她孩子的班主任一眼。校长面无表情地点头示意小陈坐下,关上门久久没有说话。看着校长严肃的样子小陈心想,她来此作什么?难道她来反映……一想及此,小陈冷汗直冒,暗恨自己一时糊涂。

  “小陈,她是你班学生的家长吧?”校长叹口气说,“此人难缠,我都快被她气死了!”

  小陈一脸疑惑,校长接着说:“她想让她的孩子直接进入校合唱队,带队的杨老师说合唱队要出去比赛,临时不添加队员,等赛后再说,于是,她想到我了,先是送礼,然后还抬出关系来压我。你是班主任,去做好她的思想工作。”

  小陈连连点头答应,走出了校长室。突然,他拿定主意,掏出手机给那位学生家长打电话:“你好我是小陈,今晚六点我来家访。”

  晚六点,小陈准时走进那位学生家里,那位家长脸上一丝怒意:“小陈老师,无论你多少忙,你总不应该关掉手机吧?我只不过是想问问我儿子合唱队的情况……如果嫌我送的礼太轻,你可以开个价……”

  小陈气得脸色铁青,从怀里掏出那个没有动过的牛皮纸包放在桌上:“上课时间我不会随意接电话,会影响课堂。至于辅导孩子的作文,这是我作为老师应该做的,但得有个过程请不要心急。这个还给你,如果你想让孩子健康成长,就应当相信我们学校,而不是用这些手段。”说完,小陈老师走进孩子的房间。一会儿,就看到孩子高兴地送小陈出来。小陈“孩子进合唱团的事也妥了,他答应参加下一个合唱团从头学起!”那位家长一脸尴尬,“……这个……一点心意……拿着……”小陈严肃地告辞。

  回家的路上,小陈思考着这次比赛无论上与不上,他都淡然。内心突然感到一阵轻松,腰杆子挺得比平时更直了,这种感觉真好。刚进家门,意外地父亲竟然来了,惊喜地叫了一声爸。父亲拉起儿子的手问:“伤好了没?那天你心里有事吧?”小陈拍拍胸膛:“你儿子像你种的麻,坚实有韧劲,这点伤算啥!”“对!”爷俩哈哈大笑。

  第二天,小陈走进教室,孩子们齐刷刷地起立,个个身材像麻杆似的挺得笔直,小陈心里明白,这也是一群正在成长的麻秧子,他要给他们充足的阳光,雨露,让他们健康成长……

(编辑:庆庆)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