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乡土人文  正文
“黄花(华)之乱”在庆元
2017年08月16日 11:54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姚德泽 

  由于庆元县处于“深僻幽阻、舟车不通(林步瀛语)”的地理环境之中,故自古以来不属兵家争斗之要地。在历史上,所罹受的兵灾寇乱极少。即使是在各个朝代交替之际,这里都是没有多大的风波。有史以来,兵灾之最当属明末清初清廷与南明势力的“拉锯”战,而寇乱之最则首数宋末元初的“黄华之乱”了。

  黄华是福建政和人,我县人依口语发音误称其为“黄花”。所谓“黄华之乱”即是他“集盐夫,连络建宁,括苍及畲民妇自称许夫人为乱①”之事。事发于宋末元初的元世祖至元十五年(戊寅·1278年)同时又是南宋端宗景炎三年的十一月二十三(辛丑)日。事发后,他以当作据点而向邻县发展势力。之后,聚众三万余,号称“头陀军”占据了建宁,出掠四方。元廷派“镇国上将军,福建等处征蛮都元帅”鄂勒哲图对他作征讨。屈于元兵之势猛,黄华惧怕了。在鄂勒哲图许之以“副元帅”作授职的诱降之后,黄华投降了元军,任起了“征蛮副元帅”之职而为前驱之部,反之去打击抗元力量,成了汉人的叛徒。过了二年余,这位反复无常的黄华虽当上了元朝的“建宁路管军总管”,但又聚众十万反叛了元廷。此时,距南宋皇朝灭亡已四年之久,但他却改用了南宋的最后一个年号,号称“祥兴五年”,以示反元复宋。他举兵攻掠崇安,浦城等县,又围攻建宁府。元廷“命‘征东行省左丞’刘国杰以其兵会‘江淮参政’巴延等讨之②”。后来,刘国杰攻破了黄华的据点“赤岩寨”,黄华自知无望而跳入火堆中烧死。“黄华之乱”告终。

  有人说黄华是个贩盐的贫民。此说未知确否?但黄华是个朝秦暮楚、出尔反尔之人这倒是事实。他在短期间内降元又叛元。在元人对他作诱降时,还有着一个小故事。说的是:鄂勒哲图“虑他奸诈莫测”,就以骑射畋猎来对他耀武。时值一只老雕在天上飞翔,鄂勒哲图弯弓仰射,老雕应弦而落。接着是全军大猎,猎品积之如山。黄华大悦服。即甘心臣服,屈膝投降。且愿为前驱,攻昔同类。足见黄华是个有着劣迹的小人。

  黄华起事之初,在将势力往外扩充之时,首当其冲的即是我县。在其窜扰之际,可谓是“阖邑震动”,在其必经之道的一、七都一带更是人心惶惶。不过,各村舍每作防御之设,有组织地起来抵抗。如在一都举水村,村人吴平(即后来任浦城知县的“大一公”)就是这抵御力量的典型人物。事件发生时,他才三十五岁,血气方刚。他“独划拒守计,率乡勇据险厄要以待之③”,黄华见其有备,不敢轻进,而取另道攻入了庆元城。

  黄华占据了县城之后是大肆烧杀,劫掠一方。一时间使城池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他首先是焚烧了县衙,不仅是大堂官舍毁之为烬,便连筑建在县治前、作为立石题刻进士名录的“籍桂亭”也不免其难。与城邑有着一水之隔的“儒学”也罹受彻底的破坏。寇患自然殃及了市井民舍。不过,“黄华之乱”在《庆元县志》中仅作简略的记载,文曰:“毁县剽掠而去”云云。

  不知是大济村离城邑较近,还是大济人意外地得罪了这帮入侵者?大济村在这场“寇乱”中所遭受的破坏是特别惨重,十分惊人的:他们毁了民宅,断了桥梁,烧了庙宇,挖了祖坟。整座村落据说是“全村烧毁,片瓦无存。两宋时期的文物全部成为历史④”。从被后人称为“宋初建”的宗祠成了灰烬,原先的吴氏家族的第三代传人吴子通的坟墓遭受彻底的破坏来看,此说可信。时至今日,扰乱庄舍的厮杀声虽早已远去,废墟的复建也早已旧貌新颜,但古老的创伤依稀可见;由砖碎瓦砾拌合着泥土夯筑的泥墙历历在目,成了废墟的先人墓乱草丛生。故“黄华之乱”这一词条在今日大济民间之口语仍时有所闻,文字书写的资料亦犹有可见⑤。足见这场历史惨案给这里带来的影响是何等之深啊!

  在我县今存的文献中,不管官方的邑志还是私家的家乘,“黄华”均作“黄花”或“黄化”。其实,这是当日依口语传言所书写至讹。然而,也有人说古来“华,花”相通,“花”本“华”之俗字,不必拘泥。好在近人对这“黄华”二字有了统一的规范。于是,这文献中的“花”字不管是相通也好,笔误也罢,看来也是不影响后人对黄华作史实研究的了。

  黄华之乱发生在至元十五年十一月。黄华受招安是在至元十七年八月。黄华最后身焚事终是在至元二十年十月。这些历史事件的日期在《元史》、《元史纪事本末》、《续资治通》这些国家级史料中都有着共同的明确记载。除此之外,即使是在我县的某些民间史料如举水《吴氏宗谱》之类也与国家史料有着同样的记载。可是,偏偏是在我县官方修编的《县志》中,除早期的康熙版、嘉庆版之类作正确的历史年代记录之外,而之后的光绪版之类竟作出了错误的历史年代记录⑥。这些文献中误将“至元”记成了“至正”。同时,此误竟沿及了近年新版。那么,这错误缘于何因呢?岂知,此乃是因大济村的家乘之误字所至。说及此事,亦算有趣;原来,在历史上有元一朝曾前后使用过两次“至元”年号:一个是元初世祖“至元”,另一个是元末顺帝“至元”。其间,元初的“至元”历了三十一年而元末的“至元”仅用了六年即改元“至正”。而大济村人在复建村庄之后的首编宗谱之际,在叙及村舍的沧桑时是必然涉及到“黄华之乱”的。在提到这事件的年代时,撰稿人马虎地只顾及了元末“至元”而忽视了元初“至元”,于是发出了:“至元仅六年,何来‘至元十五年’?”的疑词来。之后,他们便武断的在文献中将这场事件的年代定为“至正”。清道光间,大济岭根人吴将《吴子通墓志铭》供稿给处州训导李金收编《续括苍金石志》时,也将此志石的出土年代错定为“至正”间。由于大济村的家乘白纸黑字铸成了错,又加上这《续括苍金石志》之类的书籍也蹈了其辙,故迫使取材于民间史料为原始资料所编写的《县志》也一依其说而改写了原先“康熙版”及“嘉庆版”的正确年代,反之成了误文。(当然,其中犹遗留着一些改之未尽的痕迹。如光绪版《县志》中的“儒学”、“籍桂亭”诸条等。)此一改也,使后来涉及这场史实的资料沿误颇多,让人们读此一类史料时每生疑团。足见,正确地对待这场历史事件的真实年代,是我县史学界在读地方史料时所务必注重的事。其错误必须得到纠正。

  黄华之乱自始自终将近经历了五年,他在庆元的活动期更是暂短,但却给这山城小县带来了严重的破坏。所以,在庆元县史料中占去了不光彩的一页。给后人留下了负面的影响。历来,人们对这事件的性质持有二说:一是“抗元义兵”说,另是一“寇乱”说。以此二说来论:就黄华抗元的事迹甚少且为时短而反之是劣迹多来看,更从他在我县所留下的行踪来看,就当是“寇乱”说占于上风了。

  注:①:见《元史·世祖纪》。

  ②:见《续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六》。

  ③:见举水《吴氏宗谱·吴汝和传》。按吴平字汝和。生于宋理宗淳祜四年(甲辰·1244年)。卒于元世祖至元三十一年(甲午·1294年)。享年五十一岁。至元十五年时,确是三十五岁。

  ④:见吴太森《略论北宋大济“大理古祠”……,坑井村“吴氏宗祠”的祖源关系》。

  ⑤:如大济村岭根《吴氏宗谱》等。

  ⑥:此误记大约始于道光版《县志》,但因目前未得此书证实,故有待于今后所新发现后再作引证。

(编辑:庆庆)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