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濛洲艺苑  正文
[阅读评论]书和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礼物——读《岛上书店》有感
2017年03月02日 11:37   来源: 中国庆元网   作者: 吴丽娟  

  正如吴淡如在《亲爱的孩子》里写给她女儿的一句话:你让我坚信,在宇宙的洪荒里,我微不足道,却活得充实而有方向。一个孩子所能带给一个人的改变,也许比任何东西都来得深刻。这一点,在加布瑞埃拉·泽文的《岛上书店》里我们不难找到答案。

  《岛上书店》所写的故事,并非有多么新颖,有些悬念甚至可以看到轻浅的思维印迹,让读者轻易就能够猜测得到。然而,作者恰恰在一个平凡的故事中蕴含了对书本、对阅读、对人生的无限思考。作者加布瑞埃拉·泽文是一个深爱阅读和创作,又身兼《纽约时报书评》撰稿人的青年作家,她的第八部小说《岛上书店》里,不仅仅想写一个关于人与人之间爱与付出的简单故事,她企图用这本小说来和读者一起思考“当越来越多的娱乐方式出现时,阅读是不是已经过时了”这一问题,而小说中,她通过岛上书店这个串联故事始终的载体,将否定的答案大写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整部小说以《待宰的羔羊》《世界的感觉》《与父亲的对话》《书店老板》等十三本小说名字作为章节的题目,并用这些小说的读书笔记来开启每一个章节,书中更是列出了一系列的经典书目,让人目不暇接。书在小说中,已经不单单是书,而更像是一个最为重要的角色,它参与了主人公A.J.费克里,小玛雅、艾米、兰比亚斯等人之间相处的每一个细节。

  《帖木儿》是整部小说中引导故事情节的最关键的一本书。小说讲的是男主人公A.J.费克里因为失去爱妻和价值不菲的绝版书《帖木儿》,陷入人生困境。内心沦为荒岛的他甚至想溺死在酒瓶里,而此时,一个“开心的小包裹”——两岁的小玛雅被留在了书店里,在与小玛雅相处之后,A.J.开始意识到“一旦一个人在乎一件事,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开始在乎一切事。”他开始敞开心扉,不再封闭自己,开始愿意与其他人交流,于是他看到了人们的善意,交上了贴心的朋友,得到了美好的爱情,也将书店的生意越做越好。故事在绝版书《帖木儿》的丢失与玛雅的到来之间巧妙地设置了悬念,结局让人意外之余又颇觉合乎情理。

  在《咆哮营的幸运儿》这个章节的开头,A.J.告诉玛雅“我们在二十岁有共鸣的东西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不一定能产生共鸣,反之亦然。书本如此,生活更如此”。作为一个5岁孩子的母亲,我对这本书最大的共鸣之处是A.J.和小玛雅相处的细节。大约在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清晨,我照例起床后到卫生间,打开手机的喜马拉雅FM听“十点读书”。当BOBO用清澈温暖的声音介绍《岛上书店》的时候,我与小说中《世界的感觉》这个章节不期而遇,当时BOBO读的正是两岁小女孩玛雅和养父A.J.费克里在岛上书店生活细节的一个片段。

  小玛雅说,她喜欢楼下,因为楼下是书店,而书店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她用自己的身体来测量书店的长度和宽度,从地板上的有利位置望出去,将人们看做各色各样的鞋子。当我拿着牙刷,想象在泽文笔下那个叫玛雅的小女孩拿到一本书先去闻,然后拆掉书的套封,聚到脸前,再用硬纸板包着自己的耳朵的场景时,透过镜子我看到自己周围满是泡沫的嘴角在微微地上扬,脑海里缓慢地闪过自己为人母之后和孩子相处的许多温暖的场景。正在那时,我的孩子正站在我身后,用小手揉着惺忪的睡眼说:“妈妈,我睡醒了。”那一刻,我想我感受到了世界给我的最美好的感觉。

  而当我看完整本小说后,才发现《岛上书店》带给我的共鸣,不仅仅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所带来的温暖和美好。在第十一章《铁头》里,A.J.在电脑公司工作了25年的母亲送了他们一家三台电子书,并跟他说“你一定要跟上时代”时,A.J.当场发飙了,他一直觉得“世界上的好东西都被一点一点地割走了。”而酷爱纸质书的我,时会感觉自己的生活就像是西西弗斯神话那样,紧张而略带疲倦、乏味地往前推移着,我需要书籍的慰藉,时常在翻动书页的时候,重新找到了世间最美好的感觉。看到这里时,我的内心听到的是小说对于纸质书的式微和许多大型书店正在消失的一声呐喊,感受到的是一种更加强烈的共鸣。

  虽然小说的结局并不完美,A.J.最后患脑瘤而死,连同他一对于网上书店、电子阅读器的激愤和不满。然而,他留给世界的是对书店、对玛雅、对艾米的永恒的爱,他教会玛雅,也教会了我如何去体会世间最美好的感觉。庆幸自己能够遇到《岛上书店》这样的好书,让我再一次在静穆独处的时光里,找到温暖而清新的前行的力量。

(编辑: 陈沛沛 )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