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小说故事  正文
无名的大树
2017年03月01日 15:07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王聿 

  他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看到过家门前大树的顶端。

  那是一棵怎样的树啊,用参天形容都嫌小了。

  父母给他起了和树一样的名字,便离开了。他们许愿,想让他像这棵树一样,茁壮成长,像树一样,可以到达看不到的高处。

  他不理解,因为他不可能真的长得和树一样。对他来说,树给他的,只是一种探知的欲望。树的顶端在哪里?哪里有什么?想去看,想得不得了。

  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努力的目标?他开始勤奋学习,坚持着自己的这个梦想,得到了很多的夸赞,很多的奖励,但是他眼里,没有什么比树更大、更重要,没有什么知识,比树上的秘密更值得他拥有。他欣喜的默默的做着一切准备。

  在他的奖励与证书堆得比他还高的时候,他来到了树下。他把这些东西堆起来,检查了背包,用自己发明的仪器,他走上了树干。他知道,是时候了,可以看到树顶了,可以知道树上到底有什么了。

  就这样,他一点一点的向上走去,脚上穿戴的仪器,让他如履平地。也许可以就这么顺利的一路到顶吗?他从未这么想过,他知道的,没有一条通往梦想的路是一帆风顺的。

  回头可以看到自己的屋子已经变得像玩具一样大小,他在一个突出的树桩前停住了脚步,脚上的仪器需要调整才能通过这里,然而调整的时候,仪器又是无法工作的,同时,这里的角度也不允许他绕过树桩,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休整,正是因为之前的一路平坦,拿了无数奖项的学者被自然难住了。

  他叹了口气,放弃了站姿,而是趴在了树干上,用手攀住树皮的突起处,关掉了脚上的仪器。他要徒手爬过这段树桩。事实上,他没少做过这样的训练。所以,他有惊无险的到了树桩上面。头上的树干开始变得多姿多样,云也被茂盛的枝叶隔开了,是在树下绝对看不到的光景。他笑了,探求之路,从这里才刚刚开始,他不知道前方的路有多长,不知道有多么难走,但是就是这样,才有了求知欲的怒吼,不是吗?

  枝干在仰视下密密麻麻,像极了他这一小半人生可以做的选择,也许他可以成为举世闻名的科学家,也许他可以成为游历名川的攀岩专家,也许也许……但是他坚持的方向一直没变,就像是这棵树,虽然有着这么多的枝干,最主要的也只有一条。

  他在树桩上调整好了仪器,继续向前走。小心的绕过一根根粗壮的树枝,明明是在一棵树上行走,却像是在森林里一样,这话说出去,别人都只会当成是白日梦吧,然而他现在就在经历着。想到这里,他不禁为自己的坚持感到骄傲,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笑声也像在森林里一样,消失在了看不见的地方。雾蒙蒙的前方,有了不同的声音,不是习惯了的风动的声音而是扇动翅膀的声音。

  不多时,被笑声吸引过来的鹰隼们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用好奇的且也是饥饿的姿势凝视着他。

  同样精通生物学的他知道怎样和这些野生的猛兽打招呼,可惜他同样没有成为生物学家。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又过了很久,树的枝叶开始稀疏了,他也觉得累得像是翻过了好几座山一样。他的梦想,也越来越近了。

  再坚持一下,就可以了。他坐在了一根树枝上,小心的开始调整仪器。然而,这时,树却抖动了起来,他没拿稳,仪器从身上脱落,进行了自由落体,直到看不见,也没听到声音。

  梦想不会因为这样的坎坷而破灭!他愤愤的在树上打了一拳,从背包里拿了点东西吃下补充体力,然后继续攀爬,树顶就在不远处的云端了。

  但是,树顶什么也没有,并不是高处、险处就有无限风光啊。有一瞬间,他有些失落。树顶光秃秃的立着,就像高山顶端寸草不生,四周偶尔有薄薄的云雾飘过,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致,只闻到一股潮湿的青草味。这不是树底下时常闻到的那种味道吗?他吸了吸鼻子。

  呆呆的立了一会,他被一阵寒冷惊醒。他想,自己的坚持不是没有用的,他知道了树顶的风景,现在他可以随便做个什么科学家啊,攀岩家啊,发明家啊的,度过自己的一生。再把自己征服了这棵树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

  于是,他开始一点一点向下滑。

  用了上来时三倍的力气,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他看到了地面,看到了自己堆积如山的证书,看到了散架了的仪器,他有种冲动,想一下跳到地面上,毕竟已经离地面很近了。他丢掉了空的背包,静下心来,要爬完这最后一点路程。

  回去干什么好呢,也许把自己这段经历写成自传也不错啊,还可以研究研究这棵大树……

  突然,他的脚踩空了,他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凝固,就朝下坠落,重重地摔在了坚硬的仪器上,血红的液体把堆在地面的证书全都染成了绚烂的颜色。

  他的血成了树并不需要的肥料。他的下肢残废了,再也站不起来。他坐在大树下久久仰望着大树。

  大树或许有大树的使命,并不是所有大树都集万千风光于一身。人生就是一次一次攀爬的过程,树下的人想上去,树上的人要下来,上树不易,下树更难,结果是什么呢?他思考着,决定就这样坐在大树下,用自己残缺的躯干,永久陪着门前的大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讲着大树的故事。

(编辑:陈沛沛)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