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散文随笔  正文
离别家乡岁月多 寻根问祖过大年
2019年02月08日 13:40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吴建华 

  有一种感情并不会因为时间、空间的原因而减弱,相反会因为离得越远、间隔的越久而让它更强烈,这就是思乡之情。这种感情成了文人骚客创作的主题,留下了无数感人至深的文学作品,感动着每一位心念家乡的游子。

  今年春节,离杭千里之外的老家——庆元县东溪村举行“回家过年”的活动。这四个字如一块磁石,吸引着许多久居在外的乡亲,如鸿雁般从四面八方向家乡奔赴。我也在大年三十带着一家老小千里迢迢来到生我养的故乡。

  刚到村头,路两边挂满了火红的灯笼,它如一把火,点燃我们热切的心情,感受到家乡人民殷切期待。我特意放慢车速,打开车窗,扑面而来的凉风竟然如此熟悉。今天是大年三十,风与风的缝隙里,挤满了各种食物的香味与似曾相识的各种气味。

  下了车,叔叔伯伯用满脸的笑容来迎接我们。我虽“乡音无改”但“鬓毛已衰”,熟悉的场景似乎让我回到了之前守望相助的时光。少时的玩伴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还是老样子,没什么改变嘛!”其实四十多岁的人怎能没什么改变呢?变少的头发,变形的身材,没变的是藏在心底的永远的回忆。虽然没有鲁迅见到少年闰土和中年闰土的巨大反差,但还是会感慨时间如流水之类的体会。

  迈入新建不久,专门用于村民搞集体活动的两层崭新的平房时,我被一阵又一阵的香气包围着。久居在外,身上无形之中形成的保护自己的那层铠甲被这“家乡的味道”融化了,我慢慢变回了奶奶、婶婶们眼中调皮、淳朴的真我。她们头发已斑白,昔时芳华虽已不在,但笑容更慈祥了。出门在外需独挡一面,但此时,我们可以抛弃工作中一切的纷繁与烦恼,享受着这几十年未曾享受过的浓浓的乡情。

  厨房里人头簇动,因为大年初一,会有更多的乡亲回来过年,午饭需要准备三十多桌饭菜。婶婶与叔叔说过,这些辛苦而无偿的活儿都是乡亲们自发自愿参与的。男主外,女主内,大家分工合作。男人负责架桌,摆凳子。女人们最辛苦了,这几日她们需要准备各类食材,清洗、挑拣、切割,每天早上5点未到就开始准备。为了款待远道而来的游子归乡,乡亲们还制作了有家乡特色的黄粿,当冒着热气,散发着清香的黄粿块倒在石窠里时,我们这些出门在外的男人们都会自觉地围在石窠边,拿着木捶你一捶,我一捶地干起来。在氤氲的米香中,我们用力捶打,挥洒着汗水,同时与旁边的乡亲们海阔天空、天南地北地闲聊着。在闲聊中已逝的昨日又历历在目了,时间并没有冲淡我们的感情,吹走时间的尘埃,友情、亲情依然如故。

  除夕夜,我们全村人吃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年夜饭,有二百多人一起用餐。拿起酒杯,我们开始串桌。来到叔叔身边,叔叔起身眉开眼笑地介绍他的外甥,他的孙子,祝福他们。来到爷爷身边,爷爷满头银发,但精神矍铄,我祝他寿比南山,好好享受幸福的晚年。来到儿时玩伴桌,自然会想起“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这样的诗句,我们聊起上山砍柴、采野果虽辛苦但欢乐无穷的岁月;我们聊到看了战争片后,我们仿着造起了碉堡,给行人扔点泥巴,制造点小麻烦时,不禁摸着日渐稀疏的头发而感叹不已……大家觥筹交错,幸福的感觉从老爷爷残缺的牙齿中流出,从我们逐渐明显的皱纹中绽放,从小辈们嬉笑玩闹的笑声中飞出。是呀,过着如此富足的日子,我们怎能不尽情地欢乐!

  大年初一,我早早起床,慢步于用水泥浇筑的村道。抬望眼,村庄环滁皆山,山间是密密麻麻的毛竹和苍翠的树木。稍远处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在晨雾中若隐若现。天边几只白色的大鸟在翻飞嬉戏,如此勃勃生机的景色,让我似乎也变成一只鸟儿,呼吸着清冽的空气,沐浴着微微的霞光,而不肯把思绪收回来。想想十来年前,这些山都是单调的黄色,村民们都想着从土里多刨些能吃的东西,怎么还会想到要“十年树木”呢。前几年村民们明白“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道理后,开始保护乡村山水田园景观,提升村容村貌,极力维护生态环境,才有今日:“生态环境美,宜居道畅通”的美丽乡村。这不就是习总书记所说的“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最好的写照吗?我明白了,农村的美,在于人,在于山水,也在于发展的平衡与活力。

  如今的村民衣食无忧,口袋鼓起来了,就想着怎样让精神生活更加丰富,让乡亲们更团结,致力于创造幸福生活。于是趁着这难得的相聚,举行了精彩而特色的活动。年轻人“猪八戒背媳妇”、老年人夹黄豆,小孩子跳绳、以生产队为单位进行的拔河比赛等活动。欢乐的笑声一浪高过一浪,参赛或未参赛的乡亲们脸上都漾起了真诚的笑容。比赛的结果大家并不看重,看重的是在活动认识了新的朋友,又加深了大家的了解,使大家对家乡的归属感更强了。晚上的村晚是村民的自娱自乐,大家用心演出,精心准备的节目给大伙带来了快乐。

  年初二,我驾车离开,女儿凑在我耳边说:“我一开始都不想回来过年,可是,我今天一点也不想离开。”我想这就是“回家过年”的意义所在吧!

(编辑:方淑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