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主题征文  正文
啰嗦的“老干部”
2019年01月08日 09:56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胡丹红 

  “老干部”住院了!惊得我六神无主。

  “老干部”是我老公,呆在机关单位久了,回家也喜欢对着我和儿子指手画脚,所以我冠之以名“老干部”。

  “老干部”平时身体健康,哪儿也不痛不痒,精力旺盛,家里单位都是一把好手,老黄牛一样冲在前。说得难听点,结婚二十多年,我家电话费水费哪儿交的,我都不知道。没想到,这次体检,竟然检查出毛病来,一颗大结石堵住输尿管,不动手术不行了。我慌了手脚,收拾好东西,和他一起去了城里,住进了人民医院。

  妹妹就住在城里,新家离人民医院不远,拿衣物或烧点稀饭给病人吃都方便。安排好是周一动手术后,“老干部”拎上水果和我一起去妹子家串门。妹妹的新家我们还没去过,因为她在家要带孩子,所以我们没让她来接,准备自己走过去。一路上,“老干部”用了高德地图导航,叮嘱我,从医院出来往左拐是个菜场,再左拐后直行,有个广场,再直行过两个红绿灯右拐,就快到妹妹家小区了。我一路听他啰嗦一边嗤之以鼻,切,俺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好不好?一个人出差河南、温州、杭州,坐飞机、动车、地铁,咱不也照样潇洒来去,就这屁股点大的地方,能难得住我?看他那个啰嗦样,想到他是个病人,咱不和他一般计较,“嗯嗯嗯,我知道了!”我一边应答着,一边想接过他手里的水果篮。

  “不要把我当个病人好不好?我拿得动。再说,结石不是病!拿掉就没事了!”“老干部”掰开我的手,冲我直嚷嚷。

  我哭笑不得:“谁当你是病人了?是怕你拿累了!”

  “不累!”“老干部”大步走上楼梯,我只好赶紧跟上。

  进了妹妹家。周末,妹妹和外甥女妞妞都在家,留我俩在家吃午饭,说完就出门买菜去了。

  菜买来了!大闸蟹、牛肉、青椒、还有山药和青菜。“老干部”挥挥手,把我和妹妹赶出厨房:“不要当我是病人好不好?我烧的菜可好吃了,我来!”

  为了证明他真的不是病人,我和妹妹二人在客厅跷着二郎腿看着电视,嗑瓜子,他在厨房里一会切菜,一会蒸螃蟹,把个小妞乐得直叫:“大姨父是个大厨师!”看着他忙碌的身影,我心里真说不出来滋味。中午饭我们很捧场,把他烧的饭菜吃了个精光。

  回医院的路上,“老干部”又开启他的啰嗦神功:“出来往左拐,过红绿灯,这里有个广场……”回到医院,他拿过我的手机:“来,我教你用高德地图!”

  “我会用!上次在丽水我不是用过了吗?”

  “你用一遍我看看!呶,打开这里,点这输入你要去的地方,点这个小人就是走路,点开始导航……呶,这是中午你妹妹买菜的菜场,这是广场……”

  我的天!强忍着不耐烦,我装作很认真的样子看他操作了一遍,谁让他明天就要动手术了呢?

  晚上,一夜的梦,早上五点十分,我就睡不着了,但看看他还闭着眼,我也忍着没有动!八点半,他自己走进手术室,回头对我说:“我没病,就是取个石头,很快就出来了啊!”我笑笑说:“我知道,你没病!放心进去吧,我会签字的!”

  三个小时,很长很长,仿佛时间凝固了,又好像一眨眼!“老干部”出来了,躺在推床上,清醒地对我说:“我很好!我没事!”我放心了,摸了摸他的手,很冰。后面的六个小时,医生说平躺,不要睡,于是,他吸着氧气,“叭叭叭”地和我说了六个多小时的话,很精神!我边和他说话边揉着他的脚,手和脚也慢慢地暖和起来。

  第三天晚上,妹夫来陪床,让我回妹妹家睡一觉,临出门他对我说:“到家了来电话啊!”九点,我出了医院的门左拐。街道上有点黑,和白天见到的不太一样,所有的建筑物都隐在暗处,只有店铺是明亮的。秋天,外面的空气凉凉的,心情突然就这样轻松了起来,脚步跟着也轻快了。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店铺,里面的衣服在黑漆漆的夜里,分外明亮,一下就吸引住了我的眼球,疲惫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一脚就跨了进去……

  每个女人对漂亮衣服都没有抵抗力,等我醒悟过来时,已快十点,赶紧走出店门,边赶路边拿出手机一看,“老干部”已经有两个未接电话,连忙回过去告诉他我在街上走走,就回去。

  走着走着,我突然发现,周围的景物很陌生。广场呢?两个红绿灯后怎么没有右拐的地方?我站住了,我发现,在这个屁股大的城市,迷路了!

  前看后看,街上没有什么人了,店铺关门后,黑得更怕人,更加分辨不清周围的景物。唉,看来我只好用高德地图了!打开高德地图,输入妹妹小区的名字,上面竟然有两个同名字的小区,我该导哪个?内心,就这么凌乱了起来,打电话给“老干部”?不行,他刚手术过,不能让他担心;打电话给妹妹?她带着孩子,扔孩子一个人在家也不安全。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大迷糊,六神无主的我,手胡乱地拨动着高德地图,希望能从周围什么建筑获得帮助。

  广场!我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对,找到广场,就能找到去妹妹家的路了!此时,我是如此地感谢“老干部”的啰嗦,不是他如此一遍遍啰嗦,我哪记得住这广场啊!

  拿起手机,按着高德地图地指引,一步步向广场走去……

  在这个小城,我是第二次迷路了!

  第一次,我还在读小学,暑假跟着父亲来玩。那时的小城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就一条大街,住在第八根电线杆下的舅爷家。有一天中午,我一个人溜出来买西瓜吃。买了两块西瓜,心里想着,一块自己吃,一块给爸爸吃,结果吃完了自己的西瓜后发现,这街上到处是电线杆,哪一根才是第八根呢?是这头数过去,还是那头数过来?是左边数过来,还是右边呢?

  我抬着头,数过来数过去,数得两眼发花,就是找不到家,找不到爸爸。暑气逼得我大汗淋漓,口腔里干得冒烟,把给爸爸的那块西瓜吃了也不顶用,急得坐在电线杆下直哭。

  “你怎么坐在家门口哭啊?”突然头上响起一个声音,“还不进去吃晚饭!”我连忙一抬头,老爸就站在我身边,乐得我含着眼泪就笑了:“爸!”感谢上帝,老爸找到了我。

  今天,我感谢“老干部”,感谢高德地图,感谢这网络技术先进的科技时代,终于让我找到了广场,不至于露宿街头,看到旁边的景物都是我熟悉的,连忙快步向妹妹家走去……我终于明白“老干部”为什么啰嗦了,他是如此地了解我……

(编辑:徐琛)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