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散文随笔  正文
又是月圆时
2018年09月21日 09:00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陈丽标 

  距中秋仅几天,如百忙中能抬头看一眼日历,那么,就能窥见一座辉煌的幸福殿堂近在咫尺。过中秋是进入这座幸福殿堂的门票,希望你不会因俗事烦扰而忘却这个日子。事实上许多人们已经迈开了激动前进的步伐,菜市场的优质海鲜成了时兴的抢手货,甜蜜笑容几乎熔化了一一拨向远方亲人的耳边手机,珍藏在储物柜最深处的那支美酒摇一摇异香已经越出了瓶体……

  小时候母亲会在这个距离中秋一步之遥的美妙日子买一只又肥又大的大白鸭,先在房子里不碍事的某个空地处好饭好水伺候着它,最后的结局是它免不了要吃一记磨得寒光耀眼的菜刀,我们煮它的时候是虔诚的,香味扑鼻,吃它的时候更是虔诚的,满嘴油光,我想,它也会是幸福的,它为人类贡献了弱小生灵的价值。

  年龄尚小,我们不太容易记日历上的各种节日和节气,但当母亲从大门外拎来那可怜兮兮的大白家伙时,我们预感到一个快活的大日子要来了,小时候家里穷(其实那时似乎人们的日子普遍没有现在好过),嘴里沾荤腥的机会不多,记得有次邻居家的儿子暑假寄宿在我们家,整整两个月也没吃几回肉,那小弟嘴很甜,饭桌上吧唧嘴说:“空心菜就是我的命,见到肉我连命都不要了。”

  父亲的反应却是奇怪的。他应该看到了那只大白鸭,也就是说,他即使忘记了中秋这个大日子也应该在后来记起来,但是他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兴奋。是谁塑造了人类的面孔,为何有的人更多的时候是开心,很少时候才是难过,而父亲似乎永远都是忧心忡忡的。我真的为他惋惜,他浪费了多少人世间宝贵的时光,而在他五十九岁去世时,我也未能看他真正开心过几回。

  当然现在我能理解他,三个尚不能自立的儿子,一位无法工作的妻子,生活的重压剥夺了他本该在忧愁和享受之间均衡分配的所有注意力。那些年家庭际遇复杂,所以,即使中秋这样的大节日,也像水马上要开了但是找不到最后一把柴火,总缺一点理想的气氛。

  如果让我规划下希望中的中秋,我需要这几样东西。一张大圆桌,油汪汪的菜盘子快溢出桌边的桌上,所有家庭成员都开开心心的没有缺席。旁边有几棵高大的桂花树,浓郁的芬芳四溢开来,是一首将家人们在琐碎日常中松散了的心灵又紧绑了一回的灵魂乐曲。温暖的话语穿插于徐徐伸出的筷子,和慢慢举起的酒杯间。柔情似水的目光坦然碰撞,我们隐去了生活的艰辛,我们大胆憧憬美丽的未来。这中秋清冷的圆月高挂,但它真不是主角,我们让它嫉妒到寂寞。

  其实所谓希望中的中秋是个笑话。正如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也不能嫌弃家庭中一些无可奈何的灰色氛围,没有缺陷的家庭是小学生的习作,而大师的画都有免不了的忧伤。无非,有些人家成功地把苦难隐藏在身后,鄙弃它如影子;我的家庭不善于隐藏,但幸福还是存在的,比如这中秋的餐桌上我们虽然默默无语,但大人们都会照例多打开一瓶酒,请仔细倾听,瓶盖跃起时那声音是不一样的,冲天鹤高傲的鹤鸣,真的不一样!

(编辑:陈沛沛)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