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主题征文  正文
我的父亲
2018年06月29日 09:13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黄琳惠 

  我们这个家,很朴素;我们三个人,很单纯。我们与世无求,与人无争,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杨绛《我们仨》

  很多事经历的时候觉得无比重要,但当你写下来时不过寥寥几笔。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话题。谨以此文献给我最深爱的父亲。

  2012年高中毕业,父亲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为我悉心比对高考志愿,却在提交志愿的前一天临时决定把五个志愿学校都改到了省内,他说怕我走得太远会想家;2015年大三,我决定转专业到国外攻读硕士学位,父亲宁愿自己节俭也不愿苛待我的追求,他说“你好好加油”;2016年夏天,父亲母亲送我到上海启程去伦敦,我们刻意缩短告别的时间,没有拥抱,说了再见马上转身就走,忘不掉那种不舍得;2017年最后一天的那个跨年夜,在和朋友的聚会上,爸妈都喝多了。因为第二天男朋友父母要来家里提亲,父亲找我说了几句话:“我的小棉袄要送人了,我冬天怎么办?”他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眼皮不停抽动,我眼眶湿了,只好立即转移话题,笑着告诉他“和以前没差啊,我还在你身边,而且还多一个人孝顺你和妈妈了!”

  那天夜晚,在返程的路上,他一直和我的男朋友念叨着“我女儿她以前还在学步车里,现在都能开车了”“我真的把她交给你了!我和你妈妈看见你们在一起这么幸福,我们真的很高兴!”

  在夜幕和车灯中,树影飞闪而过,记忆在我行驶的眼前不断铺展开来……

  我对生命的记忆,应该是从三岁开始的。九七年夏天,父亲把我背在肩膀上,爬上了北京的万里长城。照片中的父亲,头发有些乱,胡须也很久没有清理,他的身上都是汗珠,臂膀上青筋如山脉起伏。那时候的日子很艰苦,我们住在父亲单位宿舍的小平房里,母亲照顾着我们的饮食起居,父亲在广电局的编辑部工作。一岁生日的时候,父亲母亲一大早便起来生火做饭,做了一桌子菜,请亲戚朋友为我庆生。父亲拜托朋友用摄像机帮我记录了一岁生日的一整天,影像中的我,戴着虎头帽,穿着罩衣,抹了一脸的蛋糕,父亲母亲忙到晚饭时也没有坐下。

  四岁。母亲开始工作,父亲也同年下派到竹口,这个工作,持续了十年。这十年里,我的幼儿园表演,野炊活动,山上追赶羊群,我画过的所有画,背的童谣儿歌,我的每一次成长,父亲不管多忙,都会尽力见证参与,并用摄像机帮我记录做成了碟片,如今每每播放,都会泪湿衣襟。时间它总是这么快地流逝了,当我看见走过的岁月,这些岁月长得有些恍惚,是父亲让我的童年变得丰盛完整,得以不断回顾。

  十四岁。父亲回城,我已亭亭玉立。他从不过分表扬我每一次的成绩和荣誉,也从不过多苛责我的失败和错误。他是一个沉默的、坚忍的人,克己复礼,为人谦虚,是形容他的词。对待每一位同事和朋友,对待每一位家人,都非常礼貌尊重。他从不用言语伤害他人,甚至从不在背后诋毁他人。他很少说话,不善言辞表达,却总是尽其所能地帮助很多人。二十多年来,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他们都会说,他是个好人。

  我们都是一个人加另一个人的长相,时间的墙,从他们的手掌到我们的肩膀。对父亲的回顾和爱,用这些文字写不完。只能匆匆聊以记录,从父爱的角度,浅薄地谈些往事。而父亲更是一个好干部,好亲友。若得空,我希望能将它们都记录下来。返璞归真,愿所有的人和事物去掉外在的装饰都能回到它原本的真实。一切都是虚空,只有爱值得保留。父亲将爷爷奶奶的一生作为榜样走下去,把爱与美德代代相传。

(编辑:陈沛沛)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