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主题征文  正文
告别大山
2018年06月29日 09:14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吴梦飞 

  从他走上车前,我就注意到他了。

  拎着一个硕大的行李包,红蓝颜色方格塑料布的,上车投币后,他径直走向这辆公交车的最后一排,靠右边临窗位子坐下。九月的阳光温暖而炽烈,透过车窗,我,站在他前面,靠着窗吹风。

  这辆一路公交车,将横穿群山环绕的县城,到达终点汽车站。

  这个晴朗的周日下午,将近三点,我收拾了些衣服从家里出发。因为县城不大,公交车内空间也不大,寥寥七八个座位。从起点驶向终点的车里,我抓着横杆,面向车外,无聊地观察行人,打发时间。

  从他的脸庞,我判定他有四十好几,略显暗黄的皮肤上,胡渣占领了大片地盘,稀稀疏疏的白发。我用余光瞥了瞥他,猜想他会是一个什么人。车停在一个小学公交亭,等车的人纷纷上了车,三三两两的初中住校生,各自干着各自的的事。

  虽然正午过了,太阳还是较大,有些晒人。因为是周末,小学关着门。校门外却有一群小孩在拉扯,嬉笑玩耍,笑声不断。

  我还想看看他们在玩的什么,一时听到几声叫喊:“爸!爸!”我注意到窗户外,一个穿着小学校服的小男孩跑着,似乎冲着这辆公交车上呼喊。

  “哎——”就听见一声,我的耳后。我侧向身子,后座的他已经向窗外探出了头,又回了一句“哎”后,差不多将半个身体倾出窗外。

  他的手紧紧抓着车窗边沿,抓得紧了有些泛红。这时,司机师傅似乎从后视镜看到他的身子,说了一句,车要开了。

  我看见他的身体有些颤抖,倾了倾身体,侧着耳朵听他们的谈话。

  “爸,你要早点回来。”窗外那个男孩,大声地叫着。

  “好,爸爸记着,一定早点回来看你和你妈。”

  “你在家里要听你妈的话,不要到处去玩。去学校记得认真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知道吗!爸爸有空就会回来的。”

  “我知道,爸,我会想你的!”男孩应该是从家里跑来跟父亲告别的。

  司机转过头,再次提醒乘客要发车了。

  一只宽大粗糙的手掌伸出窗外,父亲的他帮儿子抹去了脸上的泪痕,摸了摸儿子的头,将身体缩回。我转过身,身后的他应该用手擦了擦眼睛,我猜。

  伴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公交车缓缓启动。开过几米,我看到他的儿子在快步追着,挥舞着双手,还使劲叫了一声“爸”。

  他好像没有听到。声音飘散在了空中。我看着窗外,围着县城深青色大山的身影,短暂的告别,它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或流失少许泥土,或又种上几颗树。除了渐趋老去,它像那个横亘在生命中的男人,没有说什么话,却始终让人从他身上,感到一股力量在默默地支撑着。

  写这篇故事时,我是第二次离开这个县城,离开我的那座大山。想起父亲每次在目送我的背影渐行渐远时,是不是也知道龙应台的“不必追”,会不会也明白我用沉默,说着“不用送”。

(编辑:陈沛沛)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