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散文随笔  正文
庆元记
2018年04月02日 14:52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他他 

  1、庆元大道

  七月的黄昏,天空明艳绚丽。夕阳刚刚坠入群山,余晖在天边涂下了重彩,云霞斑驳,红艳如火。而另一侧,团团乌云在山巅上聚集密布,似群兽蛰伏,仿佛随时要集体张开大口,吞没最后一丝亮光。

  从高速下来,迎面便是庆元大道。苍茫暮色中,铅灰色的大道笔直插向山间,崭新的路面平滑如绸,往来车辆飞驰。公路两侧,农房如散落的棋子般星罗棋布。想起了去年,也是七月,曾开车路过此地,但道路依然蜿蜒曲折。此番重行,仅隔一年时间,竟有沧海桑田之感。

  硬路肩上,一位白发苍苍的大娘手摇蒲扇,迈着小碎步闲逛,对身边疾驰而过的车辆视若无物。越往前,路上人群越发稠密。有的慢悠悠地散步;有的圪蹴在路边聊天;还有的用电瓶车带上老婆孩子,一路摇摇晃晃地兜风。

  杨万里诗曰:“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这样的夏夜纳凉图,是少时乡间熟悉的场景。如今的城里,即便有明月的夏夜,也被炙热的空调和汽车尾气所包围,断然是不适合纳凉的。眼前,看他们闲庭信步的姿态,仿佛不是走在设计时速八十码的公路上,而是在自家门前的小院、村口的晒谷坪闲逛。想来,无论大道如何宽阔平直,在路上飞奔疾驰的,终究是和我一样行色匆匆的旅人。只有真正主人,才能在这样一段代表时间和速度路面上,找到属于他们的悠然时光。他们身后,灯火如桔,在幽暗的深山跳动。

  暮色渐浓,窗外的景物变得依稀模糊,恍惚间,车子偏离了路线。及至驶上一段黝黑的路,见隔江对岸一片灯火通明,城郭倒映水中,影影绰绰,方才醒悟走错了道。

  停车,问路。一对骑电瓶车的年青人停下,后座的女孩跑过来,顺手一指我打听的地点,又急匆匆地走了。正茫然间,女孩却再次跑近。你不是庆元人?我点点头。那我们带你去。

  跟着他们,从黑暗进入长街灯火中。电瓶车在拥挤的人群中蛇行穿梭,机智而敏捷,衬托出我的汽车是如此臃肿笨拙。他们走一段,停一段,等待我吃力地穿越拥堵路段,才继续前行。如此一波三折、弯弯绕绕,终于,远远见到“菌临天下”四个招牌大字在夜幕中闪烁。招牌下方,朋友正翘首等待。

  停下车,朝远去的年轻背影大声说:“谢谢!”但在心里酝酿了许久的下半句——“祝你们幸福!”却没有说出口。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编辑:陈沛沛)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