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小说故事  正文
安坟
2016年09月19日 11:23   来源: 庆元文艺   作者: 吴少云  

  黄可仁的脸,这些天突然变好看了。他口袋里还常常揣着包烟,遇人就一个劲陪笑脸,一个劲敬烟。“抽烟,抽根烟吧。”黄可仁麻利地从口袋里摸出金黄金黄的“芙蓉王”,麻利地从烟盒里抽出香烟,又麻利地送到村人的手上。尽管他表现出一副热情的样子,但他与村里人的距离并没有因此而缩短,村里人还是用若即若离的目光看他。黄可仁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真想跑上去煽他们几个耳光。但为了当上村长,他不得不忍住了。回到家里,黄可仁就把火撒在了父亲黄泥墩身上。说黄泥墩吃饱了撑的,把他推出去倒大霉,受闷气。黄泥墩就骂儿子是缩头乌龟,见人就吓得把头缩进肚子里。其实,黄泥墩心里也烦,黄可仁如果落选,最倒霉的人不是黄可仁,而是他黄泥墩。因为,选村长这件事,从上到下,从头到尾,苦心谋划的不是黄可仁,而是他黄泥墩。

  黄泥墩暗中授意黄可仁,这段时间,一定要低下头去与村里人套近乎,哪怕吃点眼前亏,也要让村里人把手里的圆圈画到自己的头上。父子俩分头行动,东家称兄西家道弟,弄得焦头烂额,但还是收效甚微。黄泥墩意识到,这事如果不动点歪心思,似乎很难办成。

  夜深了,黄泥墩仍然没一点睡意。黄泥墩摸过床头上的手机,揿了一下某个按扭,屏幕立即现出一片蓝光来。屏幕同时显示时间,蓝底白字,01∶05。唉。很晚了,睡一会吧。黄泥墩默默对自己说。村长竞选的事没想出个头绪来,他几乎每晚都熬得眼皮打架还是无法入睡。

  黄村虽是个屁大的山村,全村男女老少加一起也不到300人,但选村长这件事,却也不那么简单。黄泥墩当年占着与乡委员老董是远房亲戚的关系,村书记的位子一届一届不可撼动。直到老董退了二线,黄泥墩才从书记的位上跌落下来。黄泥墩不甘心让村里的政权全部落入别人之手,他想尽千方百计,让大儿子黄可仁进入了村长候选人名单,与萝卜头一块儿竞争黄村村长的位置。但从村里人的一些口风中透露出的消息,黄可仁竞选村长够呛。个中的原因,并不是对手萝卜头在黄村势力有多大,而是黄村的人,实在不喜欢、甚至是厌恶了黄泥墩一家的做派,阴险,傲慢,狂妄,横行霸道。从前,村里人对黄家是敢怒不敢言,甚或怒也不敢怒。现在黄泥墩不在台上了,虽说虎死威在,但毕竟不是大权在握的黄泥墩了。

  怎么办?黄泥墩辗转反侧睡不着。可他身边的女人像头肥猪,鼾声如雷,睡得很死。这女人,没心没肺的,除了能吃能睡能整地,似乎就没再剩下什么了。家里那些事,那些大事,她怎么一点也不操心呢?想起这些,黄泥墩心里就涌起一股莫名的失落,刚刚袭来的一点点睡意,又被这股莫名的失落搅得烟消云散。他坐起,在黑暗中抽了两根烟。身边的女人仍睡得很死,打着呼噜呼噜的鼾声。突然她一个侧翻,把一条肥重的大腿压在了他的下身。他顺手抓了女人两把,才把女人的大腿从自己的下身移开。女人又翻了个身,骂了一句别吵死,又呼呼睡去。笨女人!黄泥墩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他叹了口气,翻转身,又乱七八糟地想选村长的事了。

  黄泥墩想了半宿,终于想出了一招。他突然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心里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愉悦。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老董的口头禅,还真管用了这么一回。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 陈沛沛 )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中国庆元网
征稿邮箱:qywy6120720@163.com   联系电话:0578—6120720
技术支持:中国庆元网